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制经济 > 金融 > 基金 > 文章 当前位置: 基金 > 文章

刘煜辉:2021年宏观经济及大类展望

时间:2020-12-2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刘煜辉,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天风证券特邀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上海证券交易所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CWM50)成员,人民币交易与研究论坛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石油年金理事会理事,招商银行资产管理特聘专家顾问。

  研究方向:宏观经济、国际经济学、金融市场和商业银行。

  感谢各位参加今天会议、在线观看的各位观众和各位同业,今天有这么一个机会,跟大家讲讲我对明年形势的判断。

  我的题目是“魔高一尺 道高一丈”,我是把这个话反过来说,按照正常的中文应该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是今天这个局,中央叫百年未有之变局,中美之间确实进入了历史性的竞争、对决、博弈的历史关头,所谓百年未有之变局,这不是文学描述性的词,既然作为一个政治词汇,政治的判断提出来,一定是有对标的。在过去的一百年前对应的当下,1913到1919年,这个世界发生了最大的事情就是全球治权发生了一次重大的转移,日不落帝国经过一战以后,你看全球的治权的权杖就传到了美帝手里面,美帝统治这个世界也差不多一百年了,一个世纪。

  时间已站在中国这边

  最近50年,这个世界最重大的一个变化,就是中国的伟大崛起,我们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实现了巨大的经济的崛起和财富的巨大繁荣,彻底从格局上改变了世界。

  今天到年尾了,大家可以算一算,今天世界的格局,可以算算账,今年面临疫情,全球公共卫生事件的冲击之后,中国可能是全球主要经济体当中唯一实现正增长的国家。今年中国的增长是2%,非常不容易,美国可能要掉4%,人民币兑美元大概升了7-8%,所以来回你可以算一下账,今年结束以后,中国的经济总量可能达到了美国的75%,这种格局在过去一百年的历史中从来没出现过,即便有冷战,美苏之间的竞争和挑战,美国和日本,和德国的这种对峙,也没有达到今天两个超级大国这么接近,长期竞争的状态。从2018年到今天,2018年美国对中国发动了贸易冲突,到今天,转眼已经快三年的时间了,这三年过去了,从当下格局来衡量,我们去做一个前瞻,我们很清楚地看到,时间似乎越来越站到对中国有利的这一边,我们从各方面都可以感受得到。

  首先从美国这一方来讲,不得不承认,这一次中美之间未来长期的竞争,不再是简单的对应着过去美苏冷战的剧本。因为打了三年,从现在的态势来看,美国应该承认,他已经无法以消灭对手的方式来结束这场竞争。2018年开始对中国发动贸易冲突的时候,那时候中国还不到他的60%,就是我们的经济总量不到他的60%,三年时间,我们已经变成他的75%了,往后推演,这个数字只会进一步增大。所以,这肯定不是一个最终美苏冷战的剧本,最后以某一方突然垮塌而结束这样的竞争,这个剧本肯定不是这样的,它肯定是百年未有之变局,通过长期的历史性的对决和竞争,全球的治权可能再一次发生更替。我们的判断,中华民族从此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中国的声音,中国的智慧,中国的思想开始引领全球治理,未来越来越主导全球治理的方向。

  因为在未来的30年,我们可以看到两个明确的确定性,这个我也多次讲过,头一个15年,我们在刚刚结束的我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里做了一个15年的远景规划,到2035年,要达到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什么水平呢,大概什么概念呢?人均的GDP大概要达到2.3万美金,这样核算下来,在未来的15年中间,非常明确的一个确定性,就是中国一定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超越美国,这个前15年是我们能够看到的。接下来的15年,我个人认为,很有可能发生另外一个确定性,到2049年,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个一百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百周年的时候,我们将看到,那时候我们的经济总量达到什么水平呢?美国可能那时候是我们的75%。按照现有发展的轨迹,科学的测算,这两个确定性非常高。

  新上台的,重新代表建制派上台的拜登政府,可以看到一个很清晰的特点,未来很可能被迫转为“蛛网战”,这是我的定义,最近拜登一再说,中国要遵守国际规则,所谓遵守国际规则,美国要重新回到国际世界的中央,要重新把一些盟友拢在身边,他要重新成为国际的领袖,和盟友网结成一张蛛网,网结国际规则,企图通过规则的方式控制,逐渐转向这样的政策。

  这是从美国这一方面来看,为什么说时间已经站在了中国这一边,这是从客家的角度来认知。 从主家的角度,从咱家自己的角度看这个事情,我们可以看到,确实中国在完成一个伟大国家崛起的过程中间,确实运气不错,简单地讲,我们用老百姓的话讲,国壮民强,国运民进,在成为伟大国家的过程中间,前面的坎坎坷坷,坑坑洼洼,都是九九八十一难,最后取得真经,修成正果必不可少的磨难,但是都不可能最终阻止中国实现自身伟大历史的必由之路。

  从最近两三年来看,从国运的角度,某种程度来讲,特朗普也好,新冠也好,使我们经受了挑战,很多方面给了我们自身的觉醒,自身改造的外生的冲击,各方面从被动转向主动。新冠也是一样,正当全球化,逆全球化潮流与日俱增的时候,这两股力量在过去的两三年,可以看到通过贸易冲突的方式,就是要瓦解中国过去全球化中间,中国所构筑的全球的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这样的结构,各方面驱动着改变中国世界工厂的竞争力,想把资本不断以各种方式,改变全球资本重新的配置,改变全球政治的秩序格局,可以看到这个压力是很大的。

  新冠以来,把整个逆全球化,客观上讲,把全球整个逆全球化的潮流给打断了,我们看到潮流被打断了。过去所谓要替代中国的产业链、供应链,虎视眈眈的,现在随着疫情陷于水深火热之中,突然一下全球的供应链中断了,回头一看,能够真正把这个供应链接上来的,只有中国完备的,整个强大的工业体系。所以你可以看到,国外纷纷的订单又重新回到中国,某种程度上,你看到今年中国经济之所以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中间唯一实现正增长的国家,很大的因素是贸易部门强大的,在全球供应链断裂,坍塌的情况下,中国完备的工业体系挺身而出,顶了上去,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所以某种程度,我们不仅完成了经济战略一系列的调整和转身,同时我们也完成了自己国内政治结构,包括国家治理的重构,才有我们今天强大的国家体系,优越性体现出来了。

  这次疫情中间,体现出这么大的执行力,这么强的执行力,从一个事件就能看出来,五天时间,青岛七八百万人口完成全检,哪个国家的政府有这么强大的动员力和执行力?是没有的。这些外化为整个体系的优越性,体系的执行力,这是我们从第一个方面来看。

  另外一个方面,经过三年他跟我们来回较量,曾经一度我们也很被动,2018年刚开始发动贸易冲突的时候,前面最初的那段时间,也有点时间困顿,也有点手忙脚乱,确实不适应。这种时间困顿,经过我们强大的内生的调整能力,渐渐的转化为到今天我们看到,整个体系前所未有的展现出来的定力、自信和开放,这个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事例的。比如说特斯拉的例子,在2018年我们引进了特斯拉,对特斯拉全面开放,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在那个时点签定落地,那时候中国的角色要展现出多大的魄力。现在就两年多的时间,你回头看,从特斯拉的角度来讲,看看这个过程到底是马斯克的胜利,还是中国的胜利。2019年10月份,特斯拉上海的超级工厂正式开始释放产能,第一辆Model 3投产下线,到今天,也就是一年多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一大车厂。但是特斯拉在中国的成功,巨大的人力资本、技术资本、产业工人、产业工程师都留在了中国,甚至集合了中国整个新能源汽车的未来,整个产业的规划,整个新能源车的产业链、供应链,这是我们通过开放,我们把大门敞开,开放,在最困难的情况下,我们主动展现出极大的战略魄力,我们开放,开放的结果,融进来。

  像这样的例子很多,之前的苹果,对消费电子整个全球的产业链,统治力是怎么来的?也是跟刚才讲的故事一样,所以这个开放的胸襟、态度、魄力前所未有,这是我们讲的一个例子。

  数据替换“砖头”:物联 、数联、智联

  另外,你看看中国人推动经济转型,我们数字替换砖头的策略,确实中国传统的经济模式到今天累积了相当大的压力,高杠杆、高负债、高风险,持续加杠杆,加了十年的时间,累积了巨大的风险。这就像一个踩刹车下坡的重卡,这个重卡严重超载,坡长且陡,路况复杂,稍有不慎,这个车很有可能发生车毁人亡。怎么样让这个车平稳的,安全的,无危机的下这个坡,这就是中国经济的转型,中间有一个很重要的顶层设计的策略,就来自于数字替换砖头,我们怎么样从传统的工业的经济形态转向通过技术,引领技术革命的浪潮,进入数字经济形态和信息经济形态,完成这个过程,在这个过程打造中国强大的中国的网络,实现物联、数联、智联,万物联通,这就是巨大的数据海洋,宏大的商业世界,这就是中国和美国这三年之所以能够掰手腕最硬的一张筹码。

  因为在中国的决策层,老早就认为,数据已经在巨大的数字经济革命浪潮中成为最重要的新型生产要素。我们常讲过去的经济成长是三个要素,第一个是劳动力,第二个是资本,第三个是技术,我们决策充分认识到,把数据单独拎出来,作为新经济形态的基础作用,使之从技术中独立出来,成为单独的生产要素,数据不但是创新的生产资料,而且是数字经济的财富源泉,数字去替换砖头,就像我理解可以有很多意识,比如说新型生产要素去替代传统的生产要素的衰退,更重要的是新型生产要素通过“数字化+”去激活正在经历快速衰变的传统生产要素,使得传统生产要素重新焕发活力,它的使用效率呈现指数级提升。包括新型的基础设施,比如说5G的高速公路,它的建设可以填补那些老的传统基础设施,因为严重重复建设造成的产能过剩,难以逃脱的衰变。而且新的资本溢价不断产生,可以去填充金融、地产资本的衰退所造成的巨大的缺口,对经济的冲击可以起到很好的对冲作用。我们同时也看到了,过去几年非常完备的顶层设计,他为中国经济转型的这艘航船保驾护航。

  老成谋国:顶层设计

  我们看到,在过去两三年中,确实形成了一套顶层设计的治理,为中国经济的转型的这艘巨轮保驾护航。科创突破,成为整个经济转型全局的天王山,这就是十九届五中全会中间,文件中间所确立的,中国的科技的自强自立,是整个经济转型的全局的核心。整个全局就为了科创的突破来设计的,所以我们看到,才有了科创版注册制的开路,树立新的财富观,造富开绿灯,构建硬核科技的国家资本攻关的举国体制,让科技和世界竞争,去引领。

  另外一个,为这样一个天王山,科创突破的天王山打造的繁荣的,有深度的,有广度的资本市场,成为全局转化的枢纽。在2018年年底的时候,中央就给资本市场做了一个非常崇高的,历史性的定位,在中国经济转型中资本市场有着牵一发动全身的作用,五大要素市场转换的枢纽,经过这两年资本市场基础制度的改革,我们今天这个市场质地正在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悄然地改变了中国经济的形态,悄然地形成了一个强大的边际改变的力量,正在冲击着过去全社会资源要素,对砖头,对土地,对房地产,土地财政这样一系列配置被绑架的格局,形成了一个强大的转换力量,这个我们都看得很清楚。

  所以,你看到的所有这一切,最终奠定的是昂扬向上的资本市场优势的基石,我们看到一个伟大的资本市场的雏形已经开始了。我们今天面对明年做投资,我们应该承认这样一个事实,我们也展现在过去两年,经过我们伟大的资本市场改革以后,我们看到的这个市场,事实上已经进入了一个昂扬向上的牛市的状态。

  我们做了一个研究,从四个维度遴选出一批代表这个市场的核心资产,哪四个维度呢?宏观时钟、产业趋势、政治正确、产业头部,我们大概遴选出150家左右,代表市场头部核心资产的上市公司,这一批资产上市公司的代表性有多少呢?代表性非常强,这一批公司,这150家公司的市值,大概占到了全部A股市值,加上沪港通的市值合在一起的29%,这个量已经非常大了。就这150家公司市场的表现是什么?你从图形中间可以看出,它表现出一个牛市的趋势。2019年1月2号做基期100,跑到今天,跑到300,涨了3倍,这就是这一批头部公司,大概占了整个市场的市值,这个市值不光是A股,包括港股,代表中国经济的所有核心公司基本都囊括了,29%,它的涨幅远远超过那几个市场重要指数,比如说沪深300,中证800,中证1000,原因是什么呢?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体现了中国经济转型的方向,代表了时代的使命,承载了时代的使命,代表着政治正确,代表着产业的趋势,代表着技术进步的潮流,他成为引领中国经济转型核心的力量。

  所以从这个角度,这个市场你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牛市,而且这个市场我们从资源配置的角度来讲,最核心的状态就是这个市场在过去两年中间,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增量市场,不再是一个存量市场。这一点一定要有认知,你想想,这两年我们证券化率指数级提升,提升了多少?2019年前,整个证券化率也就是40%出头,到今天,我们的证券化率,一年多时间,两年的时间,翻了一倍,接近一百万亿市值,它的大背景是什么?大背景是整个中国金融条件在发生变化,什么发生变化呢?刚性兑付的制度基础在发生变化,渐渐的被打破了。全社会资源配置强大的边际改变力量才刚刚开始,我们从资产的选择来讲,对于中国来讲,对于中国的资金来讲,实际上就是三个出口,一个房子,一个刚兑,一个股票,这是三条路,很明显,前两条路的路口设有路障,资本市场这条路口它的定位是什么,在中国经济牵一发而动全身,五大要素市场的枢纽,你看看右边那个图,过去十年,我们股票型基金发了多少,累计才发了三万亿,今年一年的时间,就翻了一倍,今年一年股票型基金大卖,现在到接近六万亿的水平,这个趋势如果站在一个增量市场的角度来认知,基金的大卖刚刚开始,代表着家庭财富的转移,背后应对的是通过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改革,我们已经打造了一个繁荣的,有深度,有广度的强大的资本市场,我们已经引到这个路上了。这个市场说实在话,不再是那个2015年、2016年股灾频发的小市场,它已经是一个汪洋大海,它能够把中国经济实体经济中这些有创意的,有效率的东西,很快地吸收到这个汪洋大海中间,形成了资本的洪流,这就是我们看到它的意义所在,这是我们今天做投资所要认知的一个全景式大背景,从国际到国内,我们要认清,要在这样的前提下,考虑明年的事情,具体到明年的话,我们觉得最核心的问题是什么呢?通货膨胀,通货膨胀与反通货膨胀,这是中国今天决策层面临的最紧要的问题,从美国那一方来看,拜登上来了,很有可能他的政策的选择是一个什么方向呢?罗斯福新政。因为美国要摆脱过去所谓的长期停滞的陷阱,只能指向这个方向,通过财政的扩张,重构他的生产函数,重新打造他的生产函数,有人说指向两个方向,对原有的已经陈旧老化的,可能将近半个世纪的原有的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的翻新,对于代表未来新经济、新技术突破的方向,大量投入,这个方向的选择,事实上通过这次新冠疫情,已经原形毕露。

  美国的政策要放在财政和金融这个角度去认知,就是财政赤字货币化,通过这次疫情,新冠疫情事实上美国已经抛弃了过去他的经济立国的先贤,汉密尔顿先生为他打造的所谓财政平衡这一套规则,把财政赤字货币化从理论界讨论的范畴,已经讨论十年的范畴,一下子通过这个事件变成了一种认知的实践。你看美联储(资本负债表规模),疫情前,四万亿美金,通过今年疫情,很快几个月的时间,就到了七万亿以上,现在盘整了半年的时间,因为民主党显然不想让特朗普摘这个果子,所以在第二轮的纾困,第二轮的刺激,迟迟在两会中博弈。现在水落石出了,拜登上台,应该说美国的第二轮纾困,第二轮的财政赤字货币化,现实已经提到议事日程,这个全球资本市场的预期非常高,你看看最近全球的商品市场,风险市场risk on的趋势非常强,因为大家心里都想着,接下来美联储的表,可能他的前瞻性的指引是指向十万亿美金+,所以你看到最近一段时间,大宗商品通过全球性的,全球定价的通货膨胀的力量释放,在资本这个层面是非常大的,铁矿砂、油、铜、大金属、铝,都走出了牛市的趋势。

  与之对应的,就是在过去一年中间,我们这个经济为了对冲疫情,新冠的不确定性,我们率先恢复经济,其实我们也付出了代价,我们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我们今年的宏观杠杆率,说实在话,也上升得非常快,上升了30个百分点,同时,人民币兑美元,因为我们做了理性和现实的选择,因为我们要交换自己经济转型的时间和空间,我们也做了理性的交易,就是G2之间也做了理性的交易,你看到的就是人民币兑美元,我们看到了从6月份以后单边的,非常快速的升值的过程。这个过程说实在话,经济的压力,直接给我们转化为国内的通货膨胀,这个我讲过很多次,叫巴拉萨-萨缪尔森模型,他描绘的是你这个国家名义汇率和真实汇率之间的缺口,动态不一致的情况。说实在话,中国过去的传统经济模式,累积的负向的因素,事实上三年前,就已经给人民币的名义汇率和真实汇率拉出来一个剪刀差,拉出来一个裂口,这个裂口张开,发散不收敛,过去的三年都是这样。简单讲,就是你的钞票在发毛,对内的购买力在发毛,用老百姓的话讲,人民币的名义汇率不值七块钱,也更加不值现在的六块五。为什么你要看这个六块五和七块钱呢?因为我们修了一个大坝,把水拦在境内,两边的水是流通的,严格的资本项目管制,维持着人民币两边,境内、境外购买力的天壤之别,两边的要素,价格的落差,两边通货膨胀明显的差异,这就是我们的现状。今年我们为了自己的战略空间,肯定和美国之间,应该是有某种默契的,我们看到单边人民币升值的过程,这个过程说实在话,客观上进一步拉大了名义和真实之间原有的裂口,原有的裂口没有收敛,又进一步拉大,这就是我们看到了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国内的通货膨胀压力非常大,今年实际上是一个大通胀年,你必须承认这一点。而且这个通胀,不是我们统计局CPI指数所能反映的,这一点周行长最近出了一个理论性研究的文章,讲到了把资产价格纳入通胀考虑这个问题。

  你看看今年债券的同志,他内心的那种痛处就可以感知,今年事实上是一个大通胀年,这个很好理解,因为全球的两个轮子,今年是同时在高速转动,在加速,一个轮子是美联储,因为美国的经济体在全球离岸美元全球金融,信用流动中间是做货币的,从四万亿扩到七万亿,未来是十万亿+。另外一个轮子是中国,中国的杠杆,我们的宏观杠杆率上30个点,从这个角度来讲,两个轮子同时转,全球说实在话,眼下面临的就是巨大各通胀的压力,以及我们采取一个什么样的应对去反通胀,这就是眼下我们面临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们看到雷霆万钧之势,就好理解了,最近我们的宏观政策连续的把像恒大、蚂蚁刚兑,房地产分别对应着什么,互联网的垄断,资本的垄断,刚性兑付,庞氏的债务市场,看似都不是孤立的,偶然的,你看看整个一套,为什么,就是因为通货膨胀。所以我们看到这样一系列的政策下去以后,我们得出一个判断,我的判断是,中国的金融周期正在进入回落。现在中国的通胀可能是晌午十二点,正炙热的时候,但是趋势的判断,明年的通胀应该比今年弱。金融的周期是见顶回落这样的趋势,所以我们讲这样的趋势谁最受益?这是一个问题,对于金融投资者来讲,谁最受益,当然是股票市场最受益,因为股票市场最困扰的永远是什么?永远是通货膨胀,他最舒适的交易的状态永远是金融周期的下落势。

  高度关注数字经济

  所以我们对于明年股票的方向,我前面讲是的大势,具体股票的方向,一定要高度关注,要求按照十九届五中全会的精神,和十九届五中全会中间最重要的那个工作,十四五的规划,提出中国经济的超级思维,超级思维是什么?数字经济,习主席在最近的一系列讲话中间,七八次提到了数字经济,这是全局的核心,从规划上讲,打造整个规划的核心,我们现在已经斥巨资打造了一个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就是5G的高速公路,但是上面的流量和车辆还没出来,所以有些人说中国打造的5G,在现在来看,从财政的角度来看,耗费大,很不经济。但是我们不知道这个问题吗?我们心里非常清楚,我们一系列的规划已经展开,我们在为这个高速公路,我们在创造车流量,怎样创造车流量?我们还要打造一张AI智能生态的整个立体的网络体系,智车、智厂、智家。我们的新能源车,在中国短短的时间,通过资本的力量,事实上已经把全球的新能源车,电动车的全产业链无论是从电池、电驱、整车制造,包括AI车展生态,整个一套就在中国建成,中国现在把电动车的整个生态,全球的产业链,牢牢的抓在手里,这可能是唯一的一个,从经济的产业层面,能够生成非常实质性的对冲,砖头经济未来衰落的一个对冲的力量。

  智厂,我们现在正在推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因为你对于5G的应用场景而言,最重要的两个应用场景,一个是来自于自动驾驶,一个是来自于工业互联网。

  智家,我们把整个家庭的生态联结在一起,中国这么多家庭,四亿个、五亿个家庭的细胞联结在一起,所有的设备联结在一起,创造一个巨大的需求。这个高速公路需要有一个绿色的,高效的,安全的能源体系的保障,因为它耗电,大家也知道5G能源的耗电量是4G的好几倍,但是现在每天晚上九点钟,到凌晨七点钟这一段,我们5G的基站是关掉的,可能有很多人不知道这一点,为什么?现在车流量不够,现在还不经济,所以要省电。能源体系就变得很重要,你不能被美国主导的化石能源体系所绑架,所以为什么在“十四五”中间,中国的光伏,中国的核能,中国储能的技术放在优先发展的位置,这是一个通盘的考虑。

  对于这样一个数字经济的生态,提供支持的主要是两个地方。第一个,一个繁荣的,有深度和广度的资本市场,我们通过基础设施的改革,打造了两根支柱,集体诉讼、损害赔偿,在此基础上迅速推出注册制、退市制度,这就为整个市场建立了一个非常坚实的繁荣的,有坚实的基础,是制度的基础。我们整个形态对应着金融,金融是什么呢?金融是我们一定要打造一个与之对应的相适配的金融体系,这个金融体系我们最终的力度很大,通过数字的确权,重拟数字经济运行的规则,为未来的数字产业的创新奠定坚实的基础,制度的基础,在此基础上推进普惠金融。最后,支撑整个的法定数字货币,这是中国有远大的,长远的抱负和眼光的。因为未来深远的谋划是什么呢?是要推进以数据和场景等新型要素为背书的人民币国际化,我们是要未来,中美两个国家的长期历史性对决,最终一定会找到全球的国际金融秩序,全球的货币体系的重构,这是不可避免的,又不可回避的一个结点。

  最终治权的完成,很重要的一个权利就是铸币权,铸币权的交换,中国的人民币国际化是一定要推进的一步,整个战略推进坚实的基础是什么?是中国庞大的数字经济体系。所以未来的投资机会、结构,都是围绕着这样一个超级思维来进行的,形成投资逻辑,从哪几个交易的方向,这就是你们专业的问题了,做投资具体的专业问题。

  深刻体会全球治理中的中国思想:共同富裕

  另外,我们要深刻体会,全球治理中间已经输出的强大的中国思想,命运共同体,对国内来讲,共同富裕,事实上我们中国正在进行人类社会最伟大的一场实践,就是解决人和资本的关系。这个西方四百年,五百年的资本主义史,到今天,人和资本的关系,现在非常的尖锐,在一百年前,通过两次世界大战,战争的方式,也没有形成一个长远、良性的治理。到今天,再一次又变成非常的尖锐,中国有没有可能在未来全球治理中,中国思想有没有可能引领,关键在于我们这一场伟大的实践,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个良性的治理,实现人和资本的和谐,和治,和顺,和美,这是否定之否定历史的升华,也是中华民族承接的一个,世界的,为全人类做出贡献的最重要的命题。

  事实上,可以看到中国共和国七十年,已经经历了一个否定之否定历史升华的过程,我们从消灭资本,到利用资本,依靠资本,到节制资本,脱虚回实,然后到提出共同富裕,我们已经走过了一个完整的历史升华的全过程。

  共同富裕具像化到今天是什么呢?具像化到今天一个一个的方向,比如说从房地产到制造强国,从互联网到反垄断数字确权,金融怎样实现普惠,唯GDP的KPI怎样转向绿水青山,环境友好型,对资本的友好怎么转向对人的关怀,这一整套的内容,其实就是中央决策最近所提出的新发展格局,内循环为主,双循环互促,这应该是整个时代赋予中国的实力,这就是中国的政治正确和国家意志。

  你在做投资的选择中间,一定要看到远景的目标,从方向上讲的话,从大略的方向上讲,才会保持长期主义的正确方向,这大概就是我们对明年,站在今天这个时点对明年的展望。

  中国金融周期见顶回落,明年的通胀应该要比今年弱

  我们最后做一个总结,浓缩一下。明年要注意对方的“罗斯福新政”,从投资方向的选择,全球定价的大金属、非金属、大宗,很有可能面临一个非常强的risk on的过程。因为中国确实眼下最重要的压力,是抑制和对冲通货膨胀,在通胀与反通胀博弈的中,我们预计中国的金融周期将见顶回落,明年的通胀应该比今年弱。

  中国的股票市场,应该说经过两年的基础制度改革,事实上已经进入了牛市,这个牛市的盘子反正有人端着,你去看核心资产的指数,就可以看得很清楚,牛市的盘子一定是有人端着的,至于这个盘子中间的七荤八素,需要靠你对宏观时钟、产业趋势、政治正确、行业头部四个维度的专业把握和觉悟,才能有效地克服通货膨胀对交易能力的困扰。

  我今天的发言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常福强

上一篇:南方基金名将蓄力出基 南方宝升即将于12月14日起发行

下一篇:本月益民等3家公募各有1只产品清盘 年内已有144只基金清盘

推荐阅读
联系《人民法制报》 | 关于《人民法制报》
京ICP备06087338号  |   QQ:773977605  |  地址:WWW.RMFZB.NET  |  电话:010-86666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