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人民监督 > 文章 当前位置: 人民监督 > 文章

谁在抢蛋糕?——黑龙江阿城涉无证拆迁赶农民上楼

时间:2019-10-30    点击: 次    来源:天天快报    作者:华视法务 - 小 + 大

    2019年7月13日上午9时左右,哈尔滨阿城区拆迁办、城管局、阿什河街道、畜牧局等单位工作人员会同公安民警、防暴队携救护车、消防车,由阿城区城管局局长罗志维亲自带队,直奔阿什河街道民合村李振龙家,将李振龙家饲养的319头猪强行拉走。拉走之后又用挖机将1300多平方米的猪舍瞬间拆毁。从5月6日在村委会开拆迁动员至今拆迁办都没有公示任何层级政府的拆迁批准文件。那么,拆迁批文去哪了呢?

    为寻找批文,寻找拆迁主体单位,记者进行了深入的采访。

 

李振龙家被强拆的猪舍一片瓦砾

三部门都不承认自己是拆迁主体

    10月11日,记者深入到了阿城区阿什河街道民合村李振龙等几家被强拆的现场。

    李振龙告诉记者:“哈尔滨阿城区人民政府在阿城区阿什河街道民合村(集体土地)房屋征收过程中,要征收拆迁我们的农村房产以达到抢占我们的土地目的。因为拆迁补偿不合理,我们一直未能签订拆迁补偿协议。阿城区政府及拆迁办告知所有动迁户无证照房产补偿价为每平方800元,有证照房产补偿价为每平方3075元。正常生产经营的停产停业损失没有补偿。但是,阿城区政府对本次拆迁的意见稿中明确写道:从事生产经营的营业用房只要没有超过宅基地范围不应当认定为违建房,而且房产存在多年的遗留问题,可以继续申报办理房产证照。这种有营业执照的生产用房补偿标准一般为有照房产的百分之七十;从事经营性的,应给予半年的停产停业损失。但是上述征求意见稿并没有向被拆迁户征求意见,更没有走公告程序。”

    记者问李振龙这次拆迁哪家是主体,李表示不清楚。

    10月15日上午,在宣传部大力协助下,记者打通了城管局罗志伟的手机,罗称城管局只是协助街道办工作,城管局不是拆迁主体,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可以找阿什河街道办。无奈之下,记者只好去找街道办领导一探究竟。街道办副书记肖志权热情地接待了记者。肖书记表现得很无辜,“我们也只是协助单位,拆迁主体是拆迁办。”说完问记者是怎么过来的,听说记者是打车过来的,主动送记者去拆迁办。到了拆迁办,记者打电话给副主任王春雨(音),王说下乡了,下午可见。下午大概两点半左右,记者见到了王主任。跟王主任聊了将近两个小时,王主任始终强调:一、手续齐全;二、街道办是拆迁主体,拆迁办是没有编制的临时机构,只能是协助街道办工作。

    那么,到底谁是拆迁主体呢?

拆迁批准文件犹抱琵琶半遮面

    李振龙向记者强调,“我家猪舍是2005年建的,养了10多年猪都没有被职能部门认定为违建,我们一直都有营业执照,而且2012年阿城区畜牧兽医局还给咱颁发了“畜牧科技示范户”牌匾,怎么说违建就违建了?5月6日在村委会开拆迁动员会时也没有宣布我的猪舍是违章建筑,之后王春雨他们上门谈补偿的时间也没有说我家的猪舍是违建,到拆迁条件没谈成就说我家的是违建的了,这是什么理?难道对违建的认定是为了配合拆迁工作吗?认定我家猪舍违建的依据是什么?违建认定程序应该怎么走?”

 

民合村小广场公示的计划的“规划”

    谈到猪,李振龙老泪纵横:“在将猪装车的过程中,工作人员用电棍、木棍、脚踢等方式击打这些活泼乱跳的生命。当时就有猪仔死掉了。在装运的过程中,他们没有采取任何保障措施,7月份的大热天,没有给母猪和仔猪必要的饮水和降温,没有给小猪仔和母猪分离运输,在装的时候不少小猪仔就被踩伤了,你说这些小生命多可怜?在强行拉走生猪后,更是没有人告诉我们猪拉到哪里去了?现在生猪市场一路高涨,我们辛苦经营的养殖场却被政府违法破坏,不但不能创造经济效益,还面临巨大的经济损失。我们家现在没有电视、没有网络。赵红艳家没有水(水井被拆迁的破坏了)、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我们正常的生活生产经营活动被迫停滞的同时,还要面临生活中现实的困难。他们为什么在没有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冒着犯法的风险搞强拆?还不是巨大的土地红利在驱动着他们。”

    我们都知道,拆迁过程中应该面向社会和拆迁户公开征求意见,包括拆迁公告的发布、拆迁房产的地价、房价的评估都有明确具体的规定。这应该是常识,也是拆迁主体机构必须履行的法定程序。但是,遗憾的是,在这次阿城区阿什河街道民合村拆迁中,老百姓没有见到任何批准文件。

    记者多次打电话给相关部门,请求提供拆迁批准文件,但都没有下文。

    民合村小广场用地规划公示牌显示,规划近期用地985公顷。但是记者在周边找了很久,就是没有找到这个985公顷规划用地批文,也没有见到哪怕9.85公顷,甚至是1亩用地的批文。那么,用地批文去哪了呢?

显然,在没有用地批准文件状况下,即实施拆迁,甚至是强制拆迁,于理于法都越位了。这种超越法规的行为,是对农民自主创业、发家致富热情的一种伤害,是对党中央扶持农业、农村、农民政策的一次践踏…… 

上一篇:山东济宁市原市长梅永红干预1.6亿矿权案,致使两家民营企业濒临破产

下一篇:重庆开州区一贫困户投诉复垦款被镇村干部出面分羹

联系《人民法制报》 | 关于《人民法制报》
京ICP备06087338号  |   QQ:773977605  |  地址:WWW.RMFZB.NET  |  电话:010-86666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