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制经济 > 金融 > 基金 > 文章 当前位置: 基金 > 文章

深圳清理25只政府引导基金子基金 厚朴基金在列

时间:2019-09-2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深圳清理25只政府引导基金子基金 规模达100亿元的厚朴基金在列

  继9月5日深圳市发布《深圳市问题私募投资基金退出操作参考》(简称《退出参考》)之后,9月12日,作为政府投资平台的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发布《关于公示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清理子基金及缩减规模子基金名单的通知》(简称《清理通知》)。

  风暴来得比想象的要快。《退出参考》作为深圳市私募基金协会为规范引导深圳市辖内问题私募投资基金有序退出而发布的国内首份关于私募基金的退出文件,其中的示范意义、警示意义不容忽视。《清理通知》被业内解读为《退出参考》颁布之后的实际行动。该通知公布了25只被清理子基金以及12只缩减规模子基金名单。被清理的子基金有两只规模高达100亿元,分别为:深圳厚朴高科技产业基金和深圳市高特佳睿鹏投资合伙企业。

  对问题基金动刀

  据了解,此次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对子基金进行清理,主要针对三类情形,即:已过会一年内未签署基金合伙协议、已签署基金合伙协议但1年内未完成工商登记或首期资金未实际到位、以及完成首期实际出资后1年内未开展投资业务的子基金。此外,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还对签约规模小于过会规模且无后续融资进展的子基金进行缩减规模。对25只子基金清理以及对12只子基金缩减规模后,预计可收回承诺出资140亿元。

  “《退出参考》不仅为已经发生问题的基金提供正确可遵循的退出路径,而且为未来可能退出的基金提出趁早的解决方案,行业协会与地方政府的首次联合监管,充分体现监管层在清理存量和严控增量方面的决心和力度。”大连峰岚投资董事长陈霖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称。

  据悉,2002年,中关村创业投资引导资金的成立标志着我国政府引导基金发展的开端。政府出资,并吸引有关地方政府、金融、投资机构和社会资本,不以营利为目的,以股权或债权等方式投资于创业风险投资机构或新设创业风险投资基金,以支持创业企业发展。

  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政府引导基金设立的步伐持续加快,尤其2015年、2016年最为集中,呈现爆发式增长。截至2019年上半年,我国共设立1686支政府引导基金,目标规模10.1万亿元人民币,已到位资金规模4.13万亿元人民币。

  经过快速发展,一些政府引导基金也存在着成长中的烦恼。陈霖分析称,各地区引导基金的设立已趋于饱和,同时,从数据看存在着引导基金目标规模与已到位资金规模间尚存在一定的差距问题,部分创投机构申请成立政府引导基金子基金后,自行募集社会资本时存在不同程度的困难,或导致子基金无法如期设立。此外,基金成立后,受投资监督难以满足政府要求、优质投资标的稀缺、市场退出不乐观等因素的影响,逐渐出现了政府引导基金出现闲置的状况。

  “此次深圳确实是找对了政府引导基金行业的顽疾:一般都是喊一个目标规模,分期募集,但是很多一期资金到位后就没有二期了,甚至连一期都募不起来,但是政府的母基金在签协议之后都要把出资部分留出来,这样就降低了母基金的投资效率。”中都信华资产管理(北京)有限公司风控总监王利对记者如是称。

  陈霖表示,深圳的这一举动使私募基金告别了过往“粗放式”生长的局面,之前由于信息不对称性和双重委托代理关系,使得一些盲目追求资金管理规模的机构风险日益加重。

  GP面临新挑战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入围此次《清理通知》名单的,并非都是无名小辈,不乏大佬级别的GP。

  清理子基金名单中有前海厚朴、中科招商、润土投资等,缩减规模子公司名单有深圳市软银欣创、平安投资、联通中金等。清理子基金规模在50亿元以上的GP有:盈富泰克50亿元、深圳创新资本与前海万容红土联合体80亿元、前海厚朴100亿元、高特佳睿鹏100亿元。缩减子公司基金规模在20亿元以上的GP有平安投资32亿元、招商慧合250亿元;联通中金24亿元。

  这些知名GP中,最近占据“头条”的非厚朴基金莫属。格力电器混改无疑是上市公司中最具影响力的资产重组,任何风吹草动都备受业界关注,与格力股份展开深入谈判的投资领衔者,正是厚朴投资。据悉,厚朴基金成立于2007年,首期基金融资额于2008年完成,共计募得25亿美元,远超原计划20亿美元;原拟投资10亿美元的淡马锡最终只获得了8亿美元多的投资额度,高盛则投资超过3亿美元。

  如此大佬GP出现在深圳要清理的子基金名单中,问题何在?

  陈霖指出,“此次清理及缩减规模将进一步推进庞大GP群体的优胜劣汰,加剧马太效应的形成。未来释放的存量政府引导资金将为头部优秀的管理机构带来更多的机会。政府的产业引导基金要与产业园的运营进行有机的结合。更要求基金管理人采用赋能式投资模式,孵化潜力中小企业,结合上市公司资源,使产业引导基金在募、投、管、退四个方面均做到专业化。”

  站在基金层面考虑,也有不少难言之隐。王利分析指出,子基金的募集和投资也有很多困难:一是目前做结构化基金,母基金做劣后这个路已经基本被堵,政府或者平台公司不能兜底,资金的募集就难了很多;二是引导基金都有对地域或者行业的限制,在限制范围内找到合适的项目也不容易,这其中还有政府或者母基金的窗口指导,影响子基金管理人的决策。

  “其实,此次清理也非空穴来风,相关制度中早有体现,只是这些GP没有引起足够重视,风暴真的来了,GP也该反思了。”一位业内人士称。

  据了解,无论是财政部,还是深圳财政局(原财政委),其对应的管理办法对清理未按期设立的子基金都有明确的退出规定。2015年11月12日,财政部印发《政府投资基金暂行管理办法》,规定两类情况政府出资可无需其他出资人同意,选择提前退出,这两种情形是:投资基金方案确认后超过1年,未按规定程序和时间要求完成设立手续的;政府出资拨付投资基金账户1年以上,基金未开展投资业务的。深圳市财政委员会2015年12月20日印发的《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管理办法》约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按照协议约定退出子基金,即:子基金未按合伙协议(或章程)约定投资且未能有效整改的;投资公司与子基金管理机构签订投资或合作协议后,子基金管理机构未按规定程序完成设立手续超过1年的;引导基金出资资金拨付子基金账户后,子基金未开展投资业务超过1年的。

  “全国首份问题私募退出指引可以说是继北京地区私募全面排查后的强烈信号,未来各地区‘大刀阔斧’式动作也不是没有可能,深圳政府为各地政府引导基金管理部门打好头阵,树立样板作用,体现监管层对政府资金运用的合理有效的高度关注。”陈霖称。

  警钟敲响。无论是知名还是不知名GP,无疑要面临新的挑战了,特别是那些爱惜羽毛的知名GP。

责任编辑:王涵

上一篇:【9.18估值表】316期定投打卡

下一篇:光大保德信基金3只产品基金经理变更 何奇、沈荣离任

推荐阅读
联系《人民法制报》 | 关于《人民法制报》
京ICP备06087338号  |   QQ:773977605  |  地址:WWW.RMFZB.NET  |  电话:010-86666666  |